昆仑(凤歌所著武侠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11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昆仑》是2005年团结出版社首次出版的武侠小说,作者是凤歌。该小说以宋末元初为历史背景,讲述了主人公梁萧由一个江湖浪子成长为一代大侠的传奇经历。

  南宋末年,蒙古大军大举南侵,少年梁文靖与父亲梁天德为躲避蒙古兵役进入四川,恰好遇见南宋主战的淮安王被刺。因梁文靖相貌酷似淮安王,淮安王府策士白朴便强迫他行李代桃僵之计,率领宋军对抗蒙古人。梁文靖连夜逃走,遇上蒙古女子萧玉翎和穷儒生公羊羽。公羊羽传授梁文靖“三才归元掌”,克制萧玉翎的黑水武功,谁知梁文靖和萧玉翎一番纠缠,竟生情愫。此时,蒙古大军逼近合州城下,大战一触即发。梁文靖被迫来到合州,再次被众人尊为淮安王。父亲战死,合州即将失守,面对国家危难,梁文靖终于克服懦弱本性,展露英雄侠义,解了合州之围……

  梁文靖萧玉翎之子梁萧自小顽皮异常,为邻里所不容,梁文靖只好带着他们母子前往蒙古大漠。不料萧千绝追蹑而至,设计杀害梁文靖,带走萧玉翎。小梁萧丧父失母,背负血仇孤身流浪。为习得太乙分光剑,救回被萧千绝带走的母亲,小梁萧与天机宫主人订下赌约,耗尽心力解答天机十算。没想到最后一问原本无答可解,梁萧用了五年时间,只解出九算,而且已然从中悟到天机宫主人的阴暗用心。为了报答花晓霜的真情,梁萧还是在天机宫面临莫大危难之时挺身而出,却因此被天机宫叛徒明归挟持而陷入生死绝境。被挟持的梁萧与被冤枉偷了纯阳铁盒的柳莺莺不打不相识,暗生情愫。二人前往雷公堡夺取纯阳铁盒途中,偶然搭救了落难的蒙古大将伯颜,自此与云殊结下了不解恩怨。

  在雷公堡,梁萧取出了纯阳铁盒,但又被云殊化去了所有内力。柳莺莺拼命带他突出重围,不料中途失散,梁萧被韩紫凝手下婢女阿雪带走,莺莺为云殊所救。梁萧误会莺莺移情云殊,不由心灰意冷。阿雪偷偷照顾着梁萧,待他解开了铁盒之谜后,其中的阴阳球助他恢复了功力。二人在明归、韩紫凝的双重追杀下,一路上互相照顾,情谊渐深,遂结为兄妹。他们在梁萧父亲曾经住过的山村中度过了一段无忧岁月,不料蒙古征宋,为了保护朝夕相处的朋友们,梁萧决定随行照顾,报投元军。襄阳城下,宋元两军你来我往、各逞其能,梁萧、云殊更是生死相搏。在一场场残酷的战争中,梁萧见战祸累及百姓,心生忏悔,暗起隐退疆场之意。

  梁萧对战事毫无留恋,当知道还要讨伐蒙古诸王时,他决定带阿雪离开。不料路遇大宋皇室遗孤赵昰赵昺,为保这两个孩子周全,梁萧被脱欢重兵围剿。阿雪拼死前来相救,为心爱的梁萧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梁萧一心求死,在与伯颜死斗时,在钱塘江大潮中消失,生死不明。侥幸逃生的梁萧后与花晓霜重逢,并与之一起前往天香山庄营救被软禁的柳莺莺。一番恶斗下来,莺莺终于得救,至此三人同行,一路醋海生波,冲突不断。崖山之战,赵昺再次陷入危难,为完成当日阿雪重托,梁萧决定带领一行人冲入宋军军营实施救援。多方殊死拼杀后,众人被困海上,梁萧更是受伤落入海中。海中沉浮,梁萧悟出鲸息功,得以成功脱险。此时,柳莺莺却决定成全梁萧、花晓霜,独自黯然离去……

  柳莺莺独自离开后,梁萧、花晓霜等人一路行医救人。岂料神秘黑衣人布下圈套,却也让梁萧与失散多年的母亲萧玉翎重逢。萧玉翎为阻梁萧、萧千绝两败俱伤,飞身抢入二人战团,终于重伤不治,这令梁萧痛不欲生。而后梁萧巧遇天机宫众人,失手被缚,幸得花晓霜下毒救他脱身,但两人却就此分离……梁萧出得天机宫,独自落寞西行。在即将到达昆仑山时,他偶遇精绝族人,遭遇是非种种。漫漫十年自我放逐,梁萧不远万里再次踏足江南,只为再见哓霜一面。此时元朝已统一中原,但宋朝遗民却聚集在天机宫,还想复宋。天机宫决定合力杀掉“逆贼”梁萧,一雪宋朝之耻。然而梁萧在昆仑山请得天罚剑,天机宫众人尽全力亦无法取胜。在闻得元军大举袭击天机宫时,为保宋朝遗民撤离,梁萧与元军旧友割袍断义,与其死战,生死未卜……

  梁萧梁文靖萧玉翎之子,自幼聪明伶俐,其父母被萧千绝拆散,母亲萧玉翎被萧千绝带走,父亲梁文靖被萧千绝杀死。父亲身亡之后,流落江湖。遇晓霜,入天机,解至九算,投元军,攻襄阳,救幼皇,悟鲸息,创六奇劲,游西方,得天罚,习得一身武艺,并且悟出和谐之道,与公羊羽,花无媸联手太乙分光剑相抗而不落下风。最终为保护天机宫众人撤离,身负重伤,生死不明(在《沧海》一书中有写到梁萧与花晓霜去了灵鳌岛)此人一生充斥矛盾,遇爱而不得,遇亲而不救,意气用事,但却是一个因其矛盾而真实的人物。(《沧海》中描述其孙梁思禽将梁萧骨灰一半与花晓霜埋在海外,另一半与柳莺莺合葬天山西城,并在西城墓碑上刻小令“那日少年薄春衫,明月照银簪。燕子分别时候,恨风急云乱。志未酬,鬓先班,梦已残。今生休去,人老沧海,心在天山”)

  晓霜,黯然离去。于天山组建天山十二禽,称得上是位奇女子。(后事详见《沧海》,柳莺莺一生未嫁,花晓霜将天机宫驻颜法送给柳莺莺,临终之时,依旧容光绝世,令人不敢逼视,后坐化于天山)

  云殊乃梁萧宿敌,第六卷两人恩怨化解。承父志,从名师;半生征战为当世,一腔肝胆留后人,虽然少年之时心胸不广,然长成后却胸怀大志,以驱除鞑虏、光复华夏为己任,尽显男儿本色,为义旅“红带军”之领袖,实乃大宋最后一道屏障!

  幼时遇梁萧,生情愫,分分合合,终成眷属。花晓霜一生曲折,但其心地善良,内刚外柔,医者仁心。(后事详见《沧海》)

  韩凝紫之徒,善良淳朴,性甚愚钝,后随梁萧投元军,反元军时因救幼皇身亡。待梁萧情深意重,香港六开奖结果直播,得到了梁萧的爱,最后却因身死而无法相守。

  欧龙子孙女,铁哲之女,欧龙子和铁哲为铸天罚身亡后,带天罚寻梁萧,梁萧收其为徒。其对梁萧颇有情愫。后独不嫁,但花清渊之子花镜圆一生钟情于她。(后事详见《沧海》)

  梁天德之子,梁萧之父。年轻时曾阴差阳错地被推为大宋淮安王之替身而守卫合州。(详见《昆仑前传之铁血天骄》)后被萧千绝设计杀害。

  萧千绝之徒,梁萧之母。被萧千绝带走后长守青灯,后得知梁文靖之死,万念俱灰,终为阻止梁萧与萧千绝生死对决身亡。

  萧玉翎之师,绰号“黑水滔滔,荡尽天下”,与 绰号为“凌空一羽,万古云霄”的公羊羽齐名,两人武功不相伯仲,比武多场,各有胜负。其座下三大弟子:萧玉翎、萧冷、伯颜。萧千绝为了报当日花生和晓霜所救之恩,与中条山五宝来到天机宫。在天元阁中,梁萧为元朝军马围困,萧千绝亲率中条五宝赶到,鼎力相救,身受重伤,将死之际,收下中条五宝为入室弟子,而他与梁萧的仇怨亦得消散,长笑而亡。

  绰号“凌空一羽,万古云霄”,其妻花无媸,其子花清渊,收云殊为徒。后与梁萧大战,宝剑青螭被天罚斩断而封剑。(后事详情请看《沧海》)

  天机宫前任宫主,因其夫公羊羽与了情(林慧心)旧情未了而怀恨在心,最终得以释怀。梁萧习得术数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花无媸故意为难,让其解出天机十算。

  九如:花生的师父,习练大金刚神力,开创禅宗金刚一脉。九如为人洒脱自如,气度不凡,胸怀宽广,虽然看似粗野,放浪不羁,实则精通佛法,乃是不世出的一代高僧。

  花生:九如之徒,天性淳朴,天真可爱,后知后觉,力气奇大,为梁萧结为义兄弟。后终成正果,号“花生大士”。(后事详情请看《沧海》)

  释天风:为东海灵鳌岛岛主,号称“东海一尊,灵鳌武库”,以灵鳌岛绝世轻功“乘风蹈海”独步江湖。

  萧冷:萧千绝之大徒弟,爱慕萧玉翎,然而萧玉翎钟情梁文靖,在萧玉翎死后也自刎而死。

  楚仙流:天香山庄庄主,因为与公羊羽论剑输了半招自号”天下第二剑“人品武功俱佳,绝技:名花美人剑

  该小说浩浩荡荡百万字,向读者展开了一幅气势磅礴的江湖画卷,情节起伏跌宕、波澜壮阔,人物塑造鲜明,通篇旁征博引,其内容包涵江湖侠义、爱恨情仇、家国天下等诸多元素,涉及天文地理、机关数术、排兵布阵等诸多方面,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武侠小说。

  《昆仑》连载完于2005年,2012年凤歌重出江湖,开载“山海经”系列第三部《灵飞经》,并修订《昆仑前传》《昆仑》《沧海》,由知音动漫图书出版。

  1.开篇老儒及杜甫诗句在新版中删除,萧千绝的出场,改为了云殊寻找梁家三口,途中听到芦管声,见萧千绝独自一人坐在山头。

  2.花家兄妹同使“太乙分光剑”时,吟诵的诗句删除,剑法的描述变为直接描写,力求简练快捷,不再掺杂繁琐的诗句。

  5.华山一节大幅修改,因“中条五宝”被删除,出场的是“天机八鹤”中的修谷和左元,追踪明归而来,恰好发现了情的踪迹。为在花无媸面前将功赎罪,所以跟了情为难,从而牵扯出了公羊羽、花无媸和了情的三角恋情。修、左二人在伏牛山见过萧千绝,被公羊羽打败后,为了报复招来了萧千绝。

  6.“中条五宝”被删后,下山和赵三狗等人的再次相遇,去掉了他们与五宝的冲突,稍作转折,即是与土土哈的对决,从五宝口中描述贺陀罗的段子也被删去了。

  9.天机宫被毁时,萧千绝为救梁萧受伤。梁萧独自面对蒙古大军,跳下天元阁后,出奇计杀出天机宫,到了怨侣双峰下方,受伤力竭,天机宫余众回头救援,救下了梁萧。

  大哉昆仑,华美再现。重塑“后金庸时代”武侠之魂!机关算学玄妙无方,稀世异宝横绝而出;宋末江湖干戈离乱,英雄少年十年磨砺终长成。该小说通过主人公梁萧由一个江湖浪子成长为一代豪侠的传奇经历,给读者展开了一幅气势磅礴的江湖画卷。全书110余万字,情节曲折,武功精彩,情感动人,并以其整体上的气势恢弘,引领读者进入一个江湖、历史、人性、文化多方面得到广泛表现的世界。

  这是部用数学知识组织起来的武侠小说,引人入胜,情节跌宕起伏,一看就不可收,是一部直想一气读完的小说,读后有无穷的想象空间,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也!

  《昆仑》的出版是近年来武侠文学界一件标志性的大事,若干年后,当我们回顾二十一世纪大陆新武侠时,也许会将《昆仑》和一九五八年金庸《射雕英雄传》的出现相比。--韩云波

  凤歌的《昆仑》是最受传统武侠迷认可的武侠小说,它甚至已经被命名为“经典”。——《中华读书报》

  在2004、2005年的武侠长篇创作中,凤歌的《昆仑》无疑是最让人关注的一部。之所以关注,不仅因为它的长篇性,更因为它的系列性。

  严格说来,《昆仑》只是凤歌的昆仑系列中的第二部,紧拉着第一部《铁血天骄》而来,可以看作是《铁血天骄》的情节继续发展,讲述了梁文靖之子梁萧的江湖经历及人生选择,尽管他的选择不一定符合读者的想像。

  在《昆仑》中,凤歌为我们展现了他的宏大叙事能力和广博知识面,从江南到塞北,再到蜀中,最后到襄阳,一路为读者娓娓道来,井然有序,大体上不见紊乱,这份功力不能不让人佩服。

  在凤歌笔下,梁萧一直在斗争,有为生存斗争的,有为尊严斗争的。与萧千绝斗,更多的可以看作是为父仇而斗;而与云殊斗,更多的应该是为少年人的那种自尊而斗。而这种斗争也成为全篇的基调。从某种意义上说,梁萧与云殊可以说是一对天生的敌人。

  《昆仑》虽好,但也有为读者诟病的地方。诟病最广的地方应该是梁萧助元攻襄阳,违背其父遗愿。其实细究之下,梁萧此举也有其合情合理之处。梁萧自幼自失去父母,又经历多重磨难,未能培养成理性思考问题的能力,更多的是依靠直觉来处理问题。参军只是为了保护和照顾被强迫从军的几个好友,真正让他助元军征战襄阳是因为他无辜的义妹遭义军掳走后毫无人性的毒打险被杀害,再加上有身边的好友死在南宋人之手这令梁萧对整个宋军产生的仇恨彻底趋于水火不容之势。梁萧跟云殊之间个人的恩怨,无疑也是促成他这样选择的重要原因。为了报仇,他必须站在蒙古人这边,帮助他们攻打襄阳。其实梁萧并非爱好杀戮,他只是凭着一种简单的直觉进行战争。而在看到襄阳如同人间地狱的惨状,梁萧也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无关乎宋元,他给整个天下带来了无穷的杀戮和痛苦。

  或许是每个人性格不同吧,对所谓的堂堂名著也无什么感慨,却对武侠情有独钟。特别是这部问世时作者年龄尚不满而立的小说,让我一直难以忘怀——它就是《昆仑》。

  连载时,《昆仑》曾得韩云波和“北大醉侠”孔庆东老师的推赞,被称为“承金庸之风,并有所突破的武侠新经典”,于是刚啃完金庸小说的我便迫不及待地翻开了连载。——话说我家都是武侠迷,我也跟着沉陷其中了。

  作者笔名凤歌。“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盖其名出于此。李白的名句,该是可以展现他的个性和志向了。我本就爱李白的疏狂不羁,喜欢那种简洁而大气的文字,而《昆仑》,全篇都可以嗅到那种潇洒旷达的味道。

  女子的世界太缠绵,终究难以有那种气吞山河的气概,而我却偏偏热爱那金戈铁马、逐鹿天下的壮阔。终于,我在《昆仑》中找到了我一直想要的东西。

  故事发生在南宋末年,那个元军铁蹄入侵的纷乱年代。主角梁萧的父亲梁文靖是南宋人,曾在合州抵抗元军,而他的母亲,却拥有蒙古皇室血统。于是一开始他便注定了一生左右为难的境地。十岁时的一场变故让他失去了双亲,在临安独自流浪,后被隐光韬晦的天机宫收留,苦练数术,研得巧妙的机关、布阵之学。出道之后,因好友被宋军所杀,梁萧折箭为誓,入了元军,侵略南宋。然而他却迷茫了:一天天如此攻城略地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双手的血腥和元军的残暴令梁萧深深痛苦。他决定叛出元军,却连累义妹惨死。后来发生了一系列变故,终使得梁萧在国仇家恨的双重折磨下落寞西去,自我放逐了十年。待他回来时,元朝已统一中原,但宋朝遗民却聚集在天机宫,还想复宋。天机宫决定合力杀掉“叛逆”一雪宋朝之耻。然而梁萧在昆仑山得天罚剑,天机宫众人尽全力亦无法取胜。在闻得元军大举袭击天机宫时,为保宋朝遗民撤离,梁萧与元军旧友割袍断义,与其死战,生死未卜。

  小说至此戛然而止,“空留明月照大江。”——看到如此结局时,一股苍凉之感油然而生。明月依旧,江水依旧,又照得尽、洗得尽这历史恩怨吗?为抵抗宿命挣扎了半生,却依旧只换得曲终人散的结局。虽然在众口之中已成传奇,却依旧褒贬不一。有人说他是汉奸,有人说他是英雄,有人说他只是一个渴望真正活一次、在生命中不留下任何遗憾的平凡的人……的确是“是非成败,且待后人评说”。——令人唏嘘,也令人感慨。

  我不敢说这样的一生是否值得。一生的动荡飘摇,却让他在不断地摇摆、彷徨和痛苦中真正明白了“天道”的含义,以“西昆仑”之名屹立于后世。然而他此生都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自由的生活和放达的人生。除了自我的生命,他还有一个愿望——一个到今日都没有实现的愿望:“让天下永无战争。”当看到这句话时,我从心底起了一阵隐秘的颤动:是的,就是这句简单的话,却涵盖了从古到今多少人的愿望和多少人的血泪!“让天下永无战争”……这也只有在经历过战争的残酷,才更认识到此话的重逾千钧吧。

  五月天的《笑忘歌》中曾道:“只愿只要这一生平凡快乐,谁说这样不伟大呢”,我想这正是天道的真谛,也是梁萧毕生所求。希望自己如此,也希望天下人能过上安定和平凡快乐的生活——然而他也知道这是奢侈,所以才会在说出那句豪言后依旧落寞。有句话曾言:想的更深的人是孤独的。我觉得这句话很是精辟。当他在战争中厌倦了战争之时,却还有更多的人在战争中狂欢,只为了夺得更大的权势——这就是他们的人生理想……

  “为了得到更多的土地、更多的财富、更多的美女……成吉思汗的话是不会错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是嫌恶而萧索的——为了一时之气,为了所谓的建功立业,最后却都是满足了这种人的私欲?满手血腥,何处能载如此沉重。所以他决定叛元——在听到这番话之后,在经历了破城惨象之后,在目睹战友为自己抵罪拼死胜了宋人之后。“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这首诗,他在从军期间念过两次。悲凉的调子让别人都以为是他疯了,只有他知道自己是清醒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却是多少白发送走黑发……所以他孑然离去了,去天涯漂泊,只为解答心中的那个疑问。

  幼年的梁萧是跳脱的,才智过人而狡计百出,是天生的乐天派。然而父亲惨死、母亲被劫的剧变一日发生,令他开始变得敏感而偏激。入天机宫后渴望学得绝学报仇,宫主却百般刁难,令其解出无人解全的天机十算。五年泡在书斋呕心沥血,他终于解出九算,足已惊煞世人。在一次次打磨中,他渐渐收敛了锋芒,然而仍不改执拗和傲气。最后在被围攻时,他掷地有声:“你们就是一起上来,我又有何惧?”、“我这一生,绝不后悔!”

  ——可惜没有人懂他。“这孩子纵便大节有亏,小节上却绝不含糊。”纵使和他交好之人,也仅如此评价。然而他们只看到了他伐宋的行径,却没有看到他后来的自责和痛苦以及为保护宋朝幼帝所付出的牺牲。而当初,他也仅是想早点统一,结束这场战乱而已。再后来,十年的浪迹天涯中,他理解了西方贤者纳速拉丁“生命的重量唯有生命才可比拟”的“天平之题”、参透了“和谐之道方为天道”、求索着何时才能没有战争……一日日风餐露宿,看天悬星河、日月盈缩;参天文水利、纵横之道……他的志向是宏大的,他的才智也是惊人的。“我平生得意者有三,第一是格物致知之学,第二是云侵孤虚之道,第三才是武功。”可惜,一代奇才,却终究无法为世所容,只因少时的一时失足。

  总觉得梁萧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空负一身绝学、空负参天大志,却什么也没有带走,什么也没有留下,甚至……还背负着千载恶名。《昆仑》的贴吧中便分为了“梁派”和“反梁派”,辩论的销烟至今已有四五年却仍未止歇。“反梁派”都是无法原谅梁萧伐宋的人,讽刺地叫他“梁巨侠”,甚至连作者也一起诋毁……然而,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正因为也有过错、也有徘徊和挣扎,我们才更能感到这个人物的真实自然。那些“反梁派”,他们就去看那些高、大、全的个人英雄主义的书吧。

  《昆仑》出版至今已有四年,而贴吧仍“热闹”如初,不断地争议、辩论、删贴,却依旧止不住吧友们激情澎湃的口水战,由此也可见作者笔力。试想,一部平淡的小说谁还有兴趣为了一个人到底是功是过而纠结不放四年,甚至更长时间?一个矛盾而复杂的人,才能引人孜孜不倦地研究下去。

  主角如此,配角却也丝毫没有被掩住光辉。柳莺莺的绝美大气;花晓霜悬壶济世的温婉善良;阿雪的单纯执著……还有梁萧宿敌云殊的冷静、儒雅而不失豪气;梁萧兄弟花生的憨厚和仗义;九如大师的豪迈、穷儒公羊羽的洒脱狂放,乃至梁萧仇人萧千绝的孤傲冷漠、极讲“义”字都令人记忆犹深。

  在《昆仑》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都有自己的无奈和痛苦,无法让人真正地去恨。就如萧千绝,就算做事一意孤行、性情偏激,却绝不算恶人。徒弟死去时的芦管横吹、须发尽白令人感到无限悲凉;只因被暗算时为花生、花晓霜所救,便暗中相随十年保护,最后在天机宫更因此而战死。天元阁上火光冲天,其重伤之下一箭毙敌,长笑震退敌军的傲气令人心折,与梁萧一笑泯恩仇的旷达更令人敬重。最后 “长笑三声,笑声戛然而止”,短短一句,却苍凉悲壮如许,惹人神伤。

  这就是凤歌笔下的巍巍昆仑。笔力千钧,张弛有度,简洁中尽显大气,充满中国传统文化气息。最爱破城和结局那段,“黑云翻墨金鼓乱,铁马劲弓刀影寒”的肃杀展现得淋漓尽致。——而宏大磅礴中又不失细腻,比如阿雪魂断钱塘那段我就不品析了,凄绝处怕我也难以自禁啊……还有就是将数学的思维融入武侠,突破了金庸以哲学为根本的桎梏,对以后的武侠小说创作有很大启发……

  诚然,根据资深读者揪出的bug,《昆仑》一书尚有不足之处。但其对生命、战争的探讨和对“天道”的解析已达到了一定高度。我觉得《昆仑》中人物刻画的深刻细腻、故事情节的曲折跌宕大有超越金庸作品之势,被誉为新武侠小说的扛鼎之作。

  谨以此文,感谢凤歌同学三年的辛苦劳作,也谨以此文纪念我心底那座永远的巍巍昆仑。

  ,本名向麒钢,重庆奉节人氏,大陆武侠著名作家,大陆新武侠的代表人物,曾任《今古传奇·武侠》杂志编辑,今古传奇暨黄易武侠文学一等奖得主。

  凤歌是新时期新大陆崛起的武侠新写手,擅长于宏大的历史背景之下展开一部小说。他对历史、古典文学、古代民风民俗均有较好的理解,并能极好融于作品之中。这使他所撰写的小说有了历史的厚重感、沧桑感,多有对历史、对侠义等方面的深入思考。凤歌笔力遒劲,语言古朴有力,所写作品兼顾了大局和细节的描写,宏大而不失细腻,流畅而不失严谨。其小说基调以沧桑为主,兼顾侠义与柔情,在这个充满喧嚣的时代里,让人不禁眼前一亮。

  1977年8月出生于夔州古城,游学天府之国,而今寄居江城武汉,编稿为生,常自恨才拙,笔耕五载,未敢疏懒,然仅得《昆仑》一部,《曼育王朝》半部,科幻短篇若干。负登天之志,乏兰台之才,虽信天道酬勤,惜乎知易行难,聊以自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