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天方夜谭的国度编写自己的撒哈拉故事www.

更新时间:2020-01-28

  向往摩洛哥久已,从童年时代沉迷于《一千零一夜》的神话传说,到青春期为好莱坞黑白经典爱情片《卡萨布兰卡》感慨动容,再到萦绕至今的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以及近年的热门剧集《权力的游戏》取景地……,摩洛哥,这个“北非花园”实在有太多理由让人去探访、去游历、去印证、去还愿了!

  加之上个圣诞假期我们一家去了位于非洲海域的大加纳利岛,在岛上的“小撒哈拉”— 马斯帕洛马斯第一次沙漠游玩后,就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真正踏上非洲大陆,零距离感受真正的撒哈拉,最好在那里户外露营,跟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来一次最亲密的接触。如此,就有了我们2019年的收官之旅 — 摩洛哥阳光沙漠6日游。

  跟以往在欧洲其它国家悠闲自在的自由行相比,本次摩洛哥之行对我们一家来说格外不同寻常,这是我们第一次踏足非洲、第一次跟团旅行、第一次骑骆驼、第一次沙漠观星露营,第一次在旅行中认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甚至第一次休息不好,改变计划……,那么发生了如此之多第一次的神奇旅行,究竟情形如何呢?且听我一一道来。

  12月19号儿子一放假,我们就搭乘当天下午3点20分的航班从曼城起飞,飞行时间3小时40分,加时差一小时,于晚上8点到达位于摩洛哥西南部的马拉喀什Marrakesh,出关后找到预定的出租车,很快抵达火车站附近的三星级酒店入住。稍事整理梳洗,一家人很快休息,养精蓄锐以备第二天的卡萨布兰卡之行。

  谁知道温暖的马拉喀什晚上过分热闹,三更半夜外面还是各种汽车喇叭、摩托轰鸣声声入耳,一向睡眠不错的儿子都快12点了才睡着,我们两公婆就更加郁闷了,感觉天都快亮了才进入梦乡。从夜晚异常安静的曼城来到喧嚣不绝的马拉喀什,摩洛哥的第一晚就给我们一家来了个下马威。

  这一天原本的计划是卡萨布兰卡一日游,www.90422.com往返火车票几周前就预定好了。但是头天晚上睡眠质量太糟糕,早上起来一家大小都不舒服,两个大人头晕晕,儿子肚子疼,主要临近放假的这一周,学校每天都是各种趴体,儿子不懂克制,一通乱吃,就搞得肠胃不适。还好老妈带了小家伙的万能药儿童扑热息痛Calpol,吃过后休息一下一般就没事了。

  不过卡萨布兰卡就去不成了,今天恢复不好,明天哪有精力参加三天的沙漠之行?好在卡萨布兰卡除了名字让人向往,这个摩洛哥最大城市对我们算不上有多吸引。经典的《卡萨布兰卡》是在好莱坞的摄影棚完成的,从没去过那里取景;著名的尼克咖啡馆是美国粉丝根据电影情节自己装修的;甚至城市的标志建筑哈桑二世清线年代竣工的摩登建筑……,我们本就打算去那儿打个卡而已,实在不能成行,倒也不觉特别遗憾。

  酒店早餐后,一家三口回房睡了个回笼觉,快中午时起床就感觉好多了,这也是我们一家为啥总是自由行,很少参团旅游的缘故。带着小盆友度假,我们可不想出门就是各种赶路,自己出去玩觉得哪里好玩就多呆一会,感觉不好就立马走人,如果有什么头疼脑热,就干脆在酒店宅上一天,完全不用考虑必须跟上团队的时间安排。

  午餐之后,看外面艳阳高照,有所恢复的我们决定出去小走一圈,发现鼎鼎大名的马约尔花园Majorelle Garden距离酒店只有十几分钟的步行距离,就上那里转转吧。走上马拉喀什的大街,两旁建筑的外墙基本都是陶土红色,一眼望去,红城一片,难怪这里被称为“红色之城”,而我们即将到访的马约尔花园,却是在这一片红尘中一抹让人惊艳的蓝色。

  这座曾经的私人花园之所以有名,主要是因其前后两任显赫的主人 — 她的设计与缔造者法国画家雅克·马约尔Jacques Majorelle和一代时尚大伽伊夫·圣罗兰YSL。第一任主人穷尽一生精心打造了这里,第二任主人除了尽力修复花园,还把这抹亮蓝融入自己的作品,使之一度成为时尚界大受追捧的“马约尔蓝”,这座花园也因此闻名于世。

  走进马约尔花园,就像步入了一个遗世独立的清凉世界。外面漫天的红色被围墙阻隔,而入口处一片成荫的翠竹让我感觉好像回到了家乡成都的望江公园,满目的青翠令人一下忘记了这红城的喧闹。穿过幽静的竹林,旋即置身于阳光下一片遍布高大棕榈和仙人掌的热带丛林,来不及适应从幽深到光亮的反差,就被丛林中一座鲜艳夺目的亮蓝色别墅牢牢吸引。

  哦,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马约尔蓝”!亮丽明快,又大胆刺激到摄人心魄,想不到冷色调的蓝竟然也可以如斯浓艳!而据说这种蓝色颜料只能从撒哈拉沙漠的植物中提取,价格跟黄金一样以克计算,可谓弥足珍贵。知悉了这蓝色的价值,再看周遭这许多漆成亮蓝的亭台楼阁、林间小径,瞬间感觉这夺目色彩的背后金光闪闪,原来艺术家粪土起钱财来也一点不输土豪啊。

  园中跟马约尔蓝搭配的还有同样明艳的亮黄色,从门窗溪径到花盆饰物,冷暖两种色调的碰撞在此完全被发挥到了极致。加上园内花繁叶茂,小桥流水,棕榈参天,小小方池中,红色锦鲤在温柔的睡莲下悠然游弋,灿烂浓郁的耀眼色彩与花卉植物的自然芬芳营造出这座花园独特美丽的气质。就算不冲着圣罗兰先生的名头,我也觉得这犹如色彩盛宴般的花园委实值得一游。

  尽管在马拉喀什的第二个晚上依旧喧嚣吵闹,我们却似乎稍有适应,也可能因为要去沙漠特别兴奋,勉强囫囵一觉后,一家人早上6点过起来居然精神都还不错。收拾退房后,旅行社司机7点过来接上我们,就动身前往今天的目的、号称摩洛哥的好莱坞 —瓦尔扎扎特Quarzazate了。

  从马拉喀什出发的沙漠游有很多时间长短不一、团队规模价格不同的线路,我们选择了三天两晚中巴团,跟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13位团员一起,乘坐17座奔驰中巴车,开始了摩洛哥的沙漠探险之旅。

  出城后不到1小时,我们就进入了横跨摩洛哥,隔开地中海西南岸与撒哈拉沙漠的阿特拉斯山脉,然后一路翻山越岭、遇水过桥。沿途风景很像翻越我们川藏线的二郎山,但却没有一个高架桥或隧道,看来这里的路况跟我大天朝还是很有差距的。在穿越海拔2260米的Tichka山口时,我们见到了阿特拉斯山脉的最高峰 — 海拔4167米的图卜卡勒峰。

  近三小时山路穿行后,我们来到了今天行程的重要景点、世界文化遗产 –阿伊特本哈杜村。这个堡垒式千年古村庄位于山坡之上,远处可见高耸入云的阿特拉斯山脉和浩瀚无边的撒哈拉沙漠,近处瑰丽的河谷中,清澈的溪水流过翠绿的枣椰林,无限风光,引来《阿拉伯的劳伦斯》、《角斗士》、《印度安纳琼斯》、《权游》甚至国产片《红海行动》等近30部知名影视剧纷纷来此取景。

  我们在这里游览并用过午餐后,又上车继续行程,一路美景,于晚上7点到达住地达德斯峡谷Dades Gorges的一个传统酒店。

  今天就要去撒哈拉啦!早上8点出发,一路上已经开始看到成片的沙漠,时不时还能发现一两头野骆驼,途中见到骑着毛驴的摩洛哥土著柏柏尔人,总让人想起阿凡提大叔。经过摩洛哥最大绿洲塔菲拉莱特Tafilalet时,司机停下车,我们在这里看到济兹河为这片茂密的棕榈枣椰林提供源源不断的水流,并最终没入撒哈拉沙漠。

  经过一天的集体活动后,团员们逐渐熟悉了起来,16个游客中,除了我们一家三口从英国过来,还有一对来自德国的情侣,一对来自邻国阿尔及利亚的情侣,一对西班牙夫妇,两个智利美眉和一个来自印度的五人大家庭,加上摩洛哥的司机,完全像个小小的联合国。儿子作为团里唯一的儿童,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关注,都夸他行为端正、举止有礼,儿子听了很骄傲,老妈有点小得意。

  很快我们来到了令人惊叹的托德拉大峡谷Todra Gorges,下车徒步穿过峡谷后,又上车去了一个传统的柏柏尔村庄。早已等候多时的当地导游把我们带到一户做手工地毯的柏柏尔人家里,主人给大家讲述了地毯制作的工艺流程、时间手法,又展示了各种样式的成品,然后嘛,当然就是让我们买买买咯。

  参观了地毯制作,我们在这个小村庄简单午餐,稍事休息后,就继续向着目的地梅祖卡Merzouga进发了。一路行驶,越接近沙漠越显孤寂荒凉,人烟稀少,映入眼帘只有漫无边际的戈壁和历经岁月风化的山峰。经过以3.6亿年前海洋化石闻名的小镇埃尔弗德Erfoud后,我们终于在下午4点胜利到达了撒哈拉沙漠。

  在沙漠边缘的酒店卸下大件行李,喝喝薄荷茶,稍作休整,带上必要的随身物品和水,我们换乘几辆越野车进入了沙漠,颠簸10多分钟后一下车,哇哦!几排骆驼都在等着我们啦!在导游大叔指导下,大家骑上骆驼,抓好扶手,晃晃悠悠向沙漠深处挪去。儿子骑在驼背上兴奋异常,不断念叨我们真高啊!(老妈内心:废话,哪个骆驼不是大长腿儿,你骑在人家身上不高才怪)

  导游大叔引着我们这支小型驼队在夕阳下悠闲地走着,骑在驼峰上看落日西沉,壮美的景色给人一种大漠孤烟直,黄沙落日圆的感觉。行走了约半小时,我们在一个沙丘上下了骆驼,开启了手机相机一通狂拍模式。

  导游大叔特别照顾小盆友,带着儿子在沙丘上各式玩耍:驼背上的垫子拿下来滑沙,举着儿子奔跑,教他怎么在沙漠里翻滚游戏…… 儿子跑着跳着停不下来,杠铃般的欢快笑声洒遍了整个沙丘,似乎至今还在我耳边回响。

  我们在沙漠里纵情欢乐,直到夜幕降临,星斗满天,还不舍离开。导游大叔招呼大家骑上骆驼,在黑暗中向营地行进。那一晚的星空美得如梦幻般不真实,点点繁星如同钻石闪闪,密密镶嵌在黑丝绒般的苍穹,痴长40余年的老妈终于和7岁儿子一起,第一次肉眼看见了璀璨的银河,那么清晰遥远似乎又触手可及。不禁暗叹,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搂着儿子在如斯暗夜骑行,这是多么终身难忘的体验啊!

  自觉自己不算是赶时髦的人,那晚也第一次觉得有必要淘汰用了好几年的爱凤6+了,辣么美的夜空拍不粗来,实在太可惜!在寂静的沙漠里穿行了一阵,儿子正担心导游大叔在黑暗中会否找不到回营地的路,我们就见到了远处闪烁的灯光与篝火。到达营地,用过正宗传统摩洛哥晚餐后,来自天南地北的一群人就开始了围炉夜话。

  在营地我们又结识了另外一个团队的两对华人小情侣和一对比利时的母子,跟后者一通闲聊后,这对母子立马成为老妈心目中最完美亲子关系的带盐人,60多岁的妈妈身材高挑、优雅迷人,34岁的儿子英俊斯文,比利时妈妈告诉我她有四个儿子,都常常抽空跟她一起旅行,春天才跟一个儿子去了尼泊尔登山(不是珠穆朗玛哈),年底又陪这个儿子来了沙漠。不管这位妈妈成就如何,就冲人家老了还跟儿子一起世界周游,她就是我的偶像了。

  其实跟着好的团队一起出游,在欣赏风景的同时,见识更多的人事,感觉也是非常过瘾的。就像此时围坐在篝火旁,热情好客的营地工作人员打起欢快的柏柏尔鼓,一群原本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一起欢歌笑语,舞蹈交流,分享一路旅行的苦与乐,纵然撒哈拉的夜晚地冻天寒,欢乐相聚的激情还是给大家带来暖意浓浓。

  沙漠日出是今天最重要的看点。早上7点20早餐后,大家就在营地旁的沙丘上静待日出。望向这一片无尽的荒漠,忽然想起三毛曾说: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也只有热情浪漫如三毛,才会给撒哈拉一个如此诗意的成因,在她的世界里,有爱就没有荒芜!追寻三毛的足迹,寻觅撒哈拉的故事,就像一个多年的梦在此时此地圆满了。

  儿子围着营地数番奔跑跳跃之后,一轮红日终于从沙漠的尽头升起,霞光万丈,红焰似火,面对如此骄阳,刚刚还在热烈交谈的团员们一时间失去了言语,不知是谁提议,大家一起唱起了《狮子王》的主题曲生生不息Circle of life,仿佛只有这支曲子才能代表此刻的心情。一曲歌罢,我们收拾行李踏上了漫漫返程路。

  这是本次旅行中最漫长的一天,从上午8点上车到晚上8点到达马拉喀什,一整天基本都是在车上度过的。回来马拉喀什我们换了一个靠近旧城麦地那Medina的四星酒店,这里晚上难得的清静,一夜好眠,撒哈拉的星空犹在梦中。

  马拉喀什是摩洛哥的旧都,在柏柏尔语就是上帝之城的意思,我们在这里断续住了三个晚上,是时候认识一下这个最具摩洛哥人文风情的城市了。因为城里有名的景点主要集中在世界文化遗产 – 旧城麦地那一带,在酒店早餐后,我们就溜达着向麦地那方向逛了过去。

  我们首先来到了马拉喀什的坐标建筑库图比亚清真寺。这个千年古寺的宣礼塔有60多米高,是城里的最高建筑,很远就能看到,以此为参照四周游览,不易迷路。这个宣礼塔也叫香塔,据说当年修建时,虔诚的教徒们在切合砖墙的泥浆中拌入了上万袋名贵香料,使其散发持久芬芳。中彩堂正版资料五、投诉举报维权判处有期徒刑,不过我们一家在那儿转了好几圈,啥味道都没闻到,估计散了几百年,香味早散没了吧。

  如果说清真寺照顾了民众的精神需求,那么不远处马拉喀什的另一个标志景点 —吉玛广场就是一个满足人们物质要求的所在了。这个广场是摩洛哥,也是整个穆斯林世界最大的传统露天市场。这里有五花八门的摊贩,从贩卖各种吃穿用品,到杂耍艺人的各式表演,应有尽有,很有那么点儿旧时咱们老北京天桥的意思。如果你希望体验摩洛哥的传统习俗,那么就一定不能错过这个热闹非凡的集市了。

  我们一家三口对这类拥挤嘈杂的人文景点历来兴趣不大,跟着地图去了相对偏僻安静的旧皇宫巴迪宫。建于16世纪的巴迪宫是摩洛哥最古老的皇宫,曾被认为是世界上最美的宫殿,却因迁都拉巴特而废弃,如今只剩下规模宏大的残垣断壁,向游客述说着往昔的辉煌。我们爬上宫墙高处,远处连绵起伏的阿特拉斯山脉、近处高低错落的宣礼塔和旧城麦地那尽入眼底。

  因为天气炎热,午餐后我们没有再继续前往其它景点,而是改乘四轮马车开始了麦地那老街的游走。这是儿子第一次乘坐马车,感觉特别新奇好玩,原本还对逛古城抗拒再三,上了马车后就自顾自看热闹了,如此我们大人可以安心观景,不用再去照顾小盆友的兴趣,一家大小坐在马车上各自自在,好不开怀。

  走马观花游览了马拉喀什,我们一家搭乘晚上7点的航班返回曼城,于平安夜晚11点平安到家,圆满结束6天摩洛哥之行。

  本次旅行交通及住宿费用共计730镑,其中Easyjet机票350镑,agoda酒店(两晚三星+一晚四星)100镑,参团三天两晚沙漠游240镑,机场接送18镑,马拉喀什到卡萨布兰卡火车票23镑(作废没用)。圣诞假期这样的价格物超所值吧,要是参团6日游单人价格都接近600镑了,还不含往返机票呢。

  关于三天的沙漠游,个人感觉不太适合7岁以下小孩前往,那一路跋涉对成人都比较辛苦,特别是回程那天,一车大人都抗不住了,每次休息下车,个个都夸我儿子厉害,还说儿子是他们坚持的榜样。尽管这里面有夸张的成分,不过小家伙历来精力体力也是要比他爸强一些,所以如果有朋友希望带小孩去沙漠玩,需要慎重考虑一下自家孩子能否适应才行。

  这次的小插曲是一个文化差异的问题。儿子第一次参团旅行,随时都很留意司机的动向,就怕跟丢了车被落在什么陌生的地方,加上我们一家就坐在司机后面一排,一来二去就跟这位摩洛哥大叔熟络了起来。一次下车休息闲聊,司机夸我儿子很乖,又说自己也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我恭喜他运气好,孩子们一起成长不觉孤单,谁知道他诚实地告诉说,三个孩子不在一处,他有两个老婆两个家,两个儿子跟一个老婆,另一个老婆带一个女儿……

  我听了倒不觉奇怪,人家穆斯林嘛,娶四个老婆都没问题,这个司机才两个而已,不过儿子听了就感觉好像天方夜谭一样不可思议,上车就拉着我刨根问底问了半天,我告诉伊斯兰教徒可以娶一到四个妻子,儿子马上问女教徒能嫁四个老公吗?那个司机怎么没娶四个老婆就娶了两个呢?……,老妈感觉头大,心里有点怪这位大叔嘴多,简单告诉儿子女教徒只能嫁一个男的,至于这个司机怎么就娶了两个,多半是还不够富有到娶更多的老婆。

  虽然穆斯林是可以娶四个老婆,但穷光蛋有可能一个老婆也娶不上啊,能娶四个的大多是有能耐本事大的,这个司机不算有多大本事,娶两个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再多他也养不起……。最后话题成功被偶转移到无论将来要做什么样的人,都得从小学本领,不然长大一事无成,自己都养不起,怎么成家立业?所以我们假期结束回了家,每天都要坚持学习加油鸭。

  散团时,本来打算给司机100迪拉姆小费,一想到他是娶了二房的大猪蹄子,还给我儿子造成困惑,就直接减半了。

  尽管这次摩洛哥之行只有短短的六天时间,我们一家却是收获满满。时装大师的浓妆花园、世界难寻的堡垒古村、让人流连忘返的撒哈拉的天与地、千年古城的传统风情,甚至跋山涉水的艰辛和与众同行的有趣经历,都又一次丰富了我们的人生,让我们无穷回味。

  ◇◆◇◆◇◆◇◆◇◆◇◆◇◆◇◆◇◆◇◆◇◆◇◆◇◆◇◆◇◆◇◆◇◆◇◆◇◆◇◆◇◆◇◆◇◆◇◆◇◆◇◆◇◆◇◆